联手抗“疫” | 文艺战“疫”,怎么打?

发布日期:2020年02月11日

微信图片_20200124233449.jpg

任何一次国家大事面前,艺术从未缺席。庚子新春,新冠肺炎肆虐,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激发学问艺术领域工编辑用火热的创作激情,迅速构建网络“文艺轻骑兵”,通过云端创作、手机录制、线上发布等不见面方式,借助移动新媒体、推出一批文艺新作,为战胜疫情加油,用最快捷的方式和途径,让艺术发挥力量,强信心、暖人心、聚民心,表现出很强的现实回应能力和社会责任担当。

 

作品叠出:能直击心底,才会抚慰心灵

 

疫情爆发后,各文艺界人士都在第一时间创作出了很多不同类型的文艺作品。据不完全统计,此次新创作的抗议歌曲上百首,诗朗诵和曲艺类作品也数量众多。其中占比最多的还属抗疫歌曲,有对白衣天使逆向前行的歌颂,如:中国歌剧舞剧院创作的《谢谢你白衣天使》、陕西省演出企业创作的《中国医生》等;有对武汉加油鼓气的支撑,如: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创作的《武汉,坚强!》、国家大剧院创作的《团结就是力量 / 为武汉加油》等;有对战胜疫情、迎接明天的的期盼,如:文艺界联合创作的《坚信爱会赢》、山西文艺工编辑创作出的晋剧戏歌《伟大中华永向前》等……这些歌曲不仅对武汉市民给予慰藉,也让时刻牵挂着的人随之动容。

(歌曲《武汉伢》)“可爱的,武汉伢,这是我的家,大家守护她,故乡的土,亲吻过脚丫,如果有一天,她也需要我,搭把手,就过了。”几个“武汉伢”用最平淡的语言,通过描述自己的回忆,将自己对于武汉这座城市最真实的记忆展现出来,抚慰着每一个“武汉伢”的心灵。

(歌曲《出征》)宝石GEM用说唱的形式,道出了这些“逆行者”、这些为疫情所做出贡献的人的心声,“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与子同泽 ,与子同裳。”

(歌曲《武汉,你好吗》)由著名作词人王平久作词、著名音乐人常石磊作曲,武汉籍演员朱一龙、湖北籍演员李现及常石磊、豆豆共同演唱的歌曲《武汉,你好吗》,很多武汉人在这首歌里听出了“关心”,也熨帖了许多武汉人焦虑的内心。

除歌曲外,很多不同形式的抗疫文艺作品也层出不穷。北京曲艺团新创的快板作品《防疫正气歌》、京韵大鼓《为逆行者点赞》和相声作品《抗病毒播报》;北方昆曲剧院创作的《端正好·楚江吟》;谢岩、王文水创作的快板书《为逆行者点赞》;李少杰创作的说唱快板书《抗击疫情做防范》;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创作的朗诵剧《唤“福”——梦中童话》;辽宁人民艺术剧院创作的诗朗诵《万众一心·抗击疫情》等等,这些作品都在用自己的力量抒发着抗击疫情的决心与信念。

 

深度反思:是蹭热度还是真情感?

 

毫无疑问,艺术力量可以慰藉疫情阴霾中的人们,但此次大规模出炉的疫情相关作品也引起三升体育官网的媒体及公众反思。

一篇《“感谢”你,冠状病毒君》的微信公号文章让《人民日报》发文批评:愿创编辑们,莫投机、莫得意,练好‘人说话、说人话’的内功,用真心抒写真情,通过三升体育官网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创作,书写和记录现实生活,感国运与时代变化,为最需要的人发声。

无论抗击疫情,还是抗震救灾,许多文艺作品都是直击心灵的,大众可以通过这些作品直接感受到其中所带来的温暖与感情,但如今面对格式化的旋律、毫无新意的歌词、只重数量不重质量、每天无间断推出来的作品,《音乐财经》对此发表评论认为:“这一次应运而生的救灾歌曲确实太多,而大众反感的是那些虚情假意、充满了空话套话、把疫情当热点的投机作品。”

抗“疫”文艺作品,或者是公益作品,创作的初衷都是为传递正能量,抒发真情感,真正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1985年为了帮助解决非洲饥荒,当红音乐人们用自己的号召力在伦敦和费城两地,成就了历史上最伟大的演唱会——Live Aid (拯救生命),并筹集善款超过1.25亿美金;公益歌曲《让世界充满爱》和为非典所创作的歌曲《手牵手》一直传唱至今,鼓舞了不少身患病痛的人的心。

此次疫情期间,很多明星演唱的作品在短时间内受到关注,《岁岁平安》《武汉不孤单》《大家心在一起》《平凡天使》等,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收听量突破百万,粉丝也受艺人的带领下,捐款捐物,助力当下新冠肺炎阻击战。

“立诚”, 将矫情、假思考、喊口号的作品限制在最小程度。“创新”,用更丰富的形式拥抱互联网,将影响推广到最大范围。“行远“,用深刻的内涵,让特殊时期出现的作品,具有超越特殊时期的艺术美感,让创作摆脱“快餐”“应景”的嫌疑。面对灾难、疫情,如何利用自身特点,以及自身的影响力和凝聚力,创作出长久流传的作品、帮助应该帮助的人群,这是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触发的行业思考。

 

编辑:牛春晓

排版:周驰

校对:田巧研



 

协会资讯
行业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